初夏de约定

除了热爱你哪有大事

随手记录灵光乍现的黄色废料~


看,我正在亲吻你颀长的脖颈
听,你发出了魅惑的低声呢喃
此时
我将操作杆放入你的身体
碾过你细碎的哼吟
将你仔细品尝

阳光下的泡沫 是彩色的
就像被骗的我 是幸福的
追究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美丽的泡沫 虽然一刹花火
你所有承诺 虽然都太脆弱
但爱像泡沫 如果能够看破
有什么难过

早该知道泡沫 一触就破
就像已伤的心 不胜折磨
也不是谁的错 谎言再多
基于你还爱我

美丽的泡沫 虽然一刹花火
你所有承诺 虽然都太脆弱
爱本是泡沫 如果能够看破
有什么难过

再美的花朵 盛开过就凋落
再亮眼的星 一闪过就坠落
爱本是泡沫 如果能够看破
有什么难过
为什么难过
有什么难过
为什么难过

全都是泡沫 只一刹的花火
你所有承诺 全部都太脆弱
而你的轮廓 怪我没有看破
才如此难过

相爱的把握 要如何再搜索
相拥着寂寞 难道就不寂寞
爱本是泡沫 怪我没有看破
才如此难过

在雨下的泡沫 一触就破
当初炽热的心 早已沉没
说什么你爱我 如果骗我
我宁愿你沉默

摘自《十九岁的时差》

   
『在我心里,树是一种既强大又温柔的植物,默默地站在一个地方从来不言不语,实际上根扎得很深,在别人注意不到的时候就已经慢慢生长,变得高大繁茂,也从来不索求什么。』


『我也希望做像树一样的人,温柔而强大,沉默又宽容。』


『来路无可回顾,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过去的美好和快乐已经被我记在心里了,像小松鼠收藏松果一样,我把这些提到的温暖和力量藏进了我的树洞里,等到寒冷的时候就钻进树洞,取出来细细品尝,用这些甜美去对抗世界的风雪和严寒。』


『在时间长河的某一区间,能和一些人相遇,能被记得,我已经觉得非常幸运和知足。』


『即使是分别了,过去的回忆不会消失,总有一些东西会留下来。』


『其实,不论年龄几何、在什么地方、从事着怎样的职业,我们每个人都在很努力地生活,每种生活方式都会有各自不同的艰辛。』

『也许会曲折,但有你才值得。』

天也黑了时间停了
那些故事不用再说了
一夜长大之后的我
还有一句没说的抱歉要说
有很多的诺言没兑现
已开始的冒险没终点
回忆变清楚
眼睛却开始变模糊

请别戳破藏起的脆弱
美好的经过想要你记得
迷路的我还继续漂泊
也许会曲折但有你才值得

可能现在你不快乐
可能那些伤口都还没愈合
后来我也学着沉默
学着面对遗憾不愿再去说
脑海里对不起循环着
那一段我一直收藏着
害怕睁开眼回忆就已经飞走了

请别戳破藏起的脆弱
美好的经过想要你记得
迷路的我还继续漂泊
也许会曲折但有你才值得

这一切我们走过
但我竟然迷路了
在熟悉的角落
有些话还没说够
想为你唱完这一首歌
这些时刻你总会记得
也许会曲折但有你才值得

请别戳破藏起的脆弱
美好的经过想要你记得
迷路的我还继续漂泊
我永远记得属于我们的每一刻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么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后留下 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 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 已经决定自己过
没有你 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想要传送一封简讯给你
我好想好想你
想要立刻打通电话给你
我好想好想你
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
就是好想好想你
无论晴天还是下雨
都好想好想你
每次当我一说我好想你
你都不相信
但却总爱问我有没有想你
我不懂得甜言蜜语
所以只说好想你
反正说来说去都只想让你开心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真的真的好想你
不是假的假的好想你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够力够力好想你
真的西北西北好想你
好想你

每次当我一说我好想你
你都不相信
但却总爱问我有没有想你
我不懂得甜言蜜语
所以只说好想你
反正说来说去都只想让你开心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真的真的好想你
不是假的假的好想你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够力够力好想你
真的西北西北好想你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真的真的好想你
不是假的假的好想你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够力够力好想你
真的西北西北好想你
好想你
好想你
好想你

你爱热吻却永不爱人
练习為乐但是怕熟人
你爱路过去索取见闻
陌路人变得必有份好感
你热爱别离 再合再离
似花瓣献技 叫花粉遍地 噢噢
你在播弄这穿线游戏
跟他结束她与他再一起
你小心 一吻便颠倒众生
一吻便救一个人
给你拯救的体温
总会再捐给某人
一吻便偷一个心
一吻便杀一个人
一寸吻感一寸金
一脸崎岖的旅行

(让半夜情人 延续吻别人
让你旧情人 又惠顾他人)
每晚大概有上亿个人
在地球上落力的亲吻
你那习惯散佈给眾人
在地球上惠泽遍及世人
你热爱别离 再合再离
似花瓣献技 叫花粉遍地 噢噢
你在播弄这穿线游戏
跟他结束她与他再一起
你小心 一吻便颠倒众生
一吻便救一个人
给你拯救的体温
总会再捐给某人
一吻便偷一个心
一吻便杀一个人
一寸吻感一寸金
一脸崎岖的旅行
噢 你為何未曾尽兴
(这塑胶的爱情 跳蚤的旅程 噢)
延展偷天盖地好本领
(这吊诡的爱情 播种的旅程 Kiss)
别了她 她吻他 他吻她吻他吻她
延续愉快过程(你我他真高兴)
下个她 她吻他 他吻她再亲你
结束这旅程
多得你这煞星
你小心 一吻便颠倒眾生
一吻便救一个人
给你拯救的体温
总会再捐给某人
一吻便偷一个心
一吻便杀一个人
一寸吻感一寸金
一脸崎岖的旅行
(别了她 她吻他
他吻她吻他吻她
延续愉快过程)
你我他真高兴
(下个她 她吻他
他吻她吻他吻她
延续愉快过程)
你我他真高兴
十个她 千个她 恩爱扩展的旅程

随笔感想•文盲式追星

最开始就是被颜值圈粉了而已,没什么高大上的原因。林惊羽那几个回眸的镜头,我想所有电视剧里女主小时候见过一面就再也忘不了的小哥哥,肯定就长这样吧。这样的脸,是造物主慈悲。
然后才开始去了解,在b站搜相关视频。其中,四周年演唱会里我们的时光、意外、信仰之名、宠爱这几首,重复看了几百遍都有了。虽然他更擅长唱歌,但却是先被他的舞蹈吸引的。也补了很多综艺,很有梗,很幽默,综艺感挺强的,看他的节目从来不会无趣。
深入了解之后,也渐渐知道了关于他的很多荣誉与不容易。我也相信那句话,“没有人可以拦住一切公平的努力,而这一定会迎来好的结果。”
喜欢他不是什么“由怜生爱”,不是他有多“惨”,这样优秀的人也根本不需要别人自作多情去同情,更不需要通过卖惨或故作深沉来吸粉固粉博取路人怜爱等等。只不过有些粉丝喜欢得紧了,会替他委屈、愤懑之类,也属人之常情。
被圈粉半年多了,预感还会喜欢很久😁🤘

流年有限,此刻无间。凡世种种,你是一种,但无你,便无之外的林林总总。19岁生日快乐🎂🎂🎂喜欢你,六月余二十天。
🎶You're mine all mine oh mine~

【聚散寻常,来去该随意】

战火硝烟渐渐消散了
明灯彩绸渐渐挂起了
谁管土下尘中深埋着
残骸裂甲不嫌多
新闻异闻渐渐不新了
趣事乐事渐渐无趣了
谈论的人越来越少了
谁知它们存在过
当你听到他们又被一同提起
尽管与你无关系
仍会有种毫无道理的安心
仿佛时光未远去
当年南北一相聚 笔下互吹嘘
看客们说情人眼里出上帝
轻信一捧热血能淌三万里
天地之间有灵犀
后来某日忽顿笔 字句如刀匕
看客们说文人拔剑更有趣
才知竟没什么不能被抛弃
他们轻身上路
往前程两地


誓言喊久便算食言了
大话说多便是空话了
彼时人们正轻狂青涩
可笑却是可爱的
圈一米地便能称王了
转一个身便是诀别了
那些过去已经过去了
谁愿真心记得呢
当你听到他们又被一同提起
尽管与你无关系
仍会有种毫无道理的安心
似你仍满怀热情
他们无需在一起 无缘走到底
你知聚散寻常来去该随意
你只是怀念当初那个自己
在最偏执的年纪
他们不配做知己 不必有结局
正主散场光影散去的大戏
观众该用什么姿态来唏嘘
正因回忆完满
现实才可惜

你曾擦肩的人们 如今在哪里
他们最初追过爱过的风景
是否都在来路一一看清明
悉数收录在眼底
你曾爱过的故事 早已记不清
可你却忘不了那时的心情
少年们呐喊的声音遥遥的
从岁月中传来
陌生而熟悉
往事路人偶尔一提
你便听一听